肉丸子

本子图源禁止任何形式的无授权二次上传,欢迎想汉化的同好私信询问图源授权~

© 肉丸子

Powered by LOFTER

转本 大量团兵本

抱歉占用tag

转大量团兵本,价格都很白菜!

价格详细信息以及有意的小伙伴请联系微博  巨无霸饃夾肉

http://weibo.com/1934308405/FgtbLzhWU?type=like&pcfrom=msgbox#_rnd1502446816006










#博狗#为善(二)

啊桶是最帅的:

#我不知道怎么搞链接……#


#总之接上文XD#



  那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小天狗每天的乐趣就是坐在山里吹着笛子,反反复复吹他所熟悉的那一支曲子。
  他偶尔会怀念起那与他说话的青年,又因再也不会有那样一个人而感到失落。
    可他没有想到的是,那天他在山中游荡时,碰到一个与妖怪扭打在一起的孩子,他出手赶跑妖怪后,那孩子抬头看向他,竟是令他愣住了神。
  “哇,你可真厉害啊!”孩子张大嘴巴看着他,兴奋地喊道,“你可以教我怎么变得像你那么厉害吗?你那是什么招数,吹风吗?”
    还沾着尘土与刚刚打斗留下的伤痕的稚嫩面孔此时正焕发着喜悦,高高束起的黑色马尾晃悠悠的,显得那抹红色的刘海异常精神。
  小天狗在那傻看了这孩子半天,才回想起前辈曾告诉过他的,人类的生死轮回。
    是来世吗?
  小天狗稍微弯了弯腰,尝试着询问道:“你可认识我?”
    “不认识,看你的翅膀有点像神社里大天狗的画像,但那画像丑死了,还长了獠牙,啊,很像你肚子上的那个东西……”孩子满不在乎地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停顿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瞪大了眼睛,“喂,你不会是大天狗吧?”
  很好,这次不用自己再强调了。小天狗感到一阵欣慰,点了点头,还没来得及报上名号,孩子便一把揪住了他的袖子,颇为兴奋地仰头看着他:“那也就是说你在神社的时候,会把腰带戴在脸上吗?那你怎么吃东西,不闷吗,还有,为什么你要戴那么丑的腰带啊?”
    “我……”小天狗给问得愣住了,这个孩子倒还真是个孩子,哪有半点他前世的风范。
  “对了,比起这个,既然你是大天狗,那你应该是无所不知的吧?”孩子像想起了什么一样,放开他的袖子,后退了两步认真望着他,“我这次是上山来找一个人的,你知不知道这里有一个人,笛子吹得特别好?”
    小天狗有些惊讶地看着这个孩子,问道:“你为何要找那个人?”
  “首先是因为他笛子吹得好听,如果找到了,我一定要拜他为师和他学吹笛子,还有,还有……”孩子犹豫了一下,“虽然没听过,但我觉得那个调子很耳熟。”
    原来真有来世。
  小天狗蹲了下来,从怀中掏出竹笛放在了孩子的手中,望着孩子那因惊讶而张大的双眸,道:“那支曲子是我吹的。”
    孩子几乎高兴地叫了起来,让小天狗以为他要扑到自己脸上来亲自己,赶紧后退了两步。孩子举着竹笛转了两圈,开心地揪了揪小天狗的袖子:“你会教我怎么吹那支曲子吗?”
  “好。”
    这个字出口时连小天狗自己都有点不可置信,因为太过干脆,太过果断,甚至没有经过他的思考便脱口而出。他把这归功于自己一个人在山林里太寂寞,以及算是偿还了那个青年对他的恩情。在孩子兴奋的欢呼声中,小天狗把笛子拿了回来,记忆里的画面又浮现得无比清晰。
  “看着,我教你吹奏。”


  八
    “你在分心。”
    大天狗闻声,手上擦拭竹笛的动作停顿了一下,随后将竹笛转了个面:“我没有。”
  “可你心不在焉。”
    大天狗的动作再次停顿了一下,但他仍继续进行了下去。他知道雪女正用那冷冰冰的目光望着他,也许和望着那个被她吓得魂飞魄散的京都人的目光是一样的,冰凉,不带任何旁骛。
  “我只一心一意于黑晴明大人,与他所施行的大义。”
    雪女漂浮在一旁,没有再接话。从这座山峰下往下望去,可以看见整片京都的全貌,楼房街道交错缭乱,行人如蝼蚁般几乎小得看不清,而大天狗也知道,离京都更远的那边,那片只剩一片模糊的绿意的山林,曾是他生长于斯的地方。
  当他还是小天狗的时候,那些害怕他的妖怪会躲着他,离他远远的,好像离得够远,他就会从这世上消失一样。可是当大天狗偶尔往那片遥远的山林一瞥时,记忆里仍会有些片段浮现,即使离得那么远,也令他恍惚。
    但大天狗是明白事理的妖。这些他说不清的情绪也只是像落入深潭的一粒石子,惊起一点小小的波澜,随后再深深沉下去,不见天日。
  “安倍晴明是位有实力的阴阳师,我期待与他的交手。”大天狗把擦拭竹笛用的布片放在一旁,将洁净得反光的竹笛放在自己眼前端详了一番,“源博雅则是位当之无愧的优秀武士,我欣赏他,曾与他并肩而战,并且不希望与他为敌。”
    “但如果他要阻拦黑晴明大人的计划……”大天狗握住竹笛的手紧了些,“……我将毫不迟疑地对他出手。”
  雪女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又望向了山脚下的京都:“山中的妖怪说大天狗大人是只善良的大妖。对于冒犯他的小妖,他只是恐吓走便罢,从不伤它们性命。”
    大天狗抬头,皱了皱眉:“我不滥杀无辜。”
  “这是你所谓的大义。”雪女的声音听不出语气,“但妖怪们还说,每当有阴阳师无故进山,欲取小妖的性命彰示自己的功绩,便会有大风刮起,刮得群妖藏匿,来者寸步难行,最后只能悻悻而返。”
    “……镇守山林是我的职责。”
  “妖怪们还说,大天狗大人会在山林旁雪原的山洞中燃起柴火,每每遇到迷路躲进洞穴的行人,他便隐去身形,留下柴火,在不惊动行人的情况下独自离开。”
    “……”
    雪女收回了目光,再次望向大天狗:“救助迷路的人类并非你的职责。对妖怪来说,这是愚蠢的单向付出。只有人类会以此引以为傲,他们称这为善良。”
  大天狗张了张嘴,却没有反驳的言语。他想起很久之前,前辈离去前的告诫,他曾不以为意,甚至到现在都不以为意。他从不曾认为自己是个善良的妖怪,只是在做那些事前,他总会想起同样是很久以前,一个少年向他伸出的援手。
  那是善良吗?大天狗留下火堆时,他只是想着如果是那个人,也会这般做。
    “我自有分寸。”大天狗站起身来,振翅飞到了一旁,吹响了竹笛。
  他可以看见四方的妖怪在笛声的影响下躁动起来,一时间漫山鬼哭狼嚎,阴气似乎凝聚在了一起,泼墨般朝着天幕往更远的地方散开。
    风雨欲来。
  
    九
  孩子从此隔个两三天就往山上跑上一趟。
    且不说平常闹腾得很,他在乐曲上的天赋却是连小天狗都为之惊讶地,学得飞快,要不了几次,便能吹出像模像样的曲子,倒比小天狗当年学得还快些。于是没过多久,大概是三四个月的光景,孩子那一首曲子便吹得滚瓜烂熟,还能和小天狗合奏一段。
  可是孩子并没有因学会了曲子而乖乖呆在山下,反而越发勤快地往小天狗这跑。包括拉着他去采野果子,缠着他带自己飞起来,以及从家里偷偷带来不同口味的糕点给他尝试。以及自从小天狗对那种樱花糕点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以后几乎每天神社的供奉上都会摆上一小块樱花糕。
    小天狗一个人寂寞了很久,所以尽管不曾明说,甚至连脸上一本正经的表情都没改变过,他仍希望孩子能继续这么缠着他。
  孩子也确实常常往山上跑。
    小天狗看着孩子从不及他肩膀的稚子,长成了能同他比肩的少年,又长成了他要略微仰头才能注视的青年。大概是因为不再像小时候那般随心所欲了,青年来的次数也越来越少。直到后来一天,青年颇为兴奋地上山来,告诉小天狗,他今天完成了他的成人礼。随后他要随父辈去一个很远的地方进行一番历练,大概会离开很长一段时间。
  小天狗是从来不怕时间长的。他说好,然后目送青年离开了山林。
  青年在一年后果真回来了。他带回来了一位年轻的姑娘,来神社笑着向小天狗祈福。小天狗瞥了一眼青年,他比从前成熟了不少,倒像个靠得住的男人了;再瞥一眼姑娘,姑娘似乎有些怕他,站在一旁含蓄地笑着。
    小天狗心想,那就祝福他吧。他说好,然后目送青年和姑娘离开了神社。
  大概是祈福真的管用,过不了多久,便有小妖怪来告诉他京都大办喜事的消息。没过多久,又传来了青年即将为人父的消息。
    期间青年来过山上一次,向他絮絮叨叨地讲了些自己在京都的生活。小天狗听着,没有说话。
  又一年,青年的孩子满月之时,小天狗偷偷带着自制的樱花酒,来到青年家中,悄悄把酒坛摆在了门口。透过窗口,他能看见青年怀抱襁褓,笑得喜悦。小天狗静静站了一会,便转身离开了。
    那以后,他再也没有见过青年上山来。
  小天狗又过起了吹吹竹笛的寂寞生活。偶尔听闻青年,或者现在已经不再是青年的那个人在京都过得不错,他便在心里小小地欣慰一下。也许又过了几十年,小天狗成为了大天狗,神社又恢复到同前辈在世时一般的强大,镇守山林,无妖作乱。
    直到后来大天狗听闻那人去世的消息,才又往京都去了一趟。
  想来他应该也在京都有些地位。大天狗看见街头行人缟素,送葬的队伍长长延续了一条街,许是受过他生前照顾的人。
    他大概仍是那般善良。大天狗想起这个词,想起最开始对着年幼的他伸出手的少年。他猛然意识到,两世来,自己完全错过了。
  甚至直到现在,他还从未问起那人的名字。
    大天狗便暗想,若还有来世,自己一定要好好结识一下这个人。
  又过了很长的一段岁月,那日山林中忽然响起了他熟悉的笛声。大天狗立刻赶去,看见了那个独自一人在夜晚上山,冒着冷汗强装镇定的孩子。
    甚至无需再去辨认容貌,大天狗一眼便认出了他。他落在孩子面前,蹲下来,望向那双深红的双眼,竟是忍不住地欣慰。
    大天狗思考了一下要如何开口才不会吓着他,最后他慢慢地朝孩子伸出了一只手,就像很多年以前少年曾问过他一般地开口道:“你没事吧。”
  孩子愣了愣,摇了摇头,伸手抓住了大天狗的手。
    “吾乃大天狗。”大天狗站起身来,牵着孩子的手,往山下走去,“你叫什么名字?”
  孩子被他牵着走,走了一会,倒也不怕了,他抬头,用颇为好奇的目光看了大天狗一眼,随后朝他呲了呲牙,笑了:“我叫源博雅。”


    十
  大天狗隔着龟裂地面弥漫出的瘴气,可以清晰地看清那对立在他面前之人的每一个细节。他拉开弓弦握得骨节发白的五指,他紧紧绷住的嘴角,他那双深红瞳孔中的怒火与灼烧着的失望。
    “大天狗,让开。”他听见源博雅饱含怒气的声音。
    箭在弦上,一触即发。那是蕴了封妖之力的破魔矢,是任何妖怪都承受不住的惩戒。大天狗明白,只要那支箭矢贯穿他的胸口,哪怕是他,也难逃一死。
  可大天狗没有动。他手中握紧了一片黑色的羽刃,站在源博雅的面前。
  “你让开,你现在让开,还能证明你没有和黑晴明同流合污。”源博雅的尾音有点颤抖,他咬着牙,弓弦绷得更紧了一点,“要不然,你将是我的敌人。”
    “已经没有什么可证明的了。山中肆虐的妖怪,是我的笛声唤醒了他们。横行京都的恶鬼,也是我将他们引向那里。”大天狗稍稍抬起了下巴,“八岐大蛇的复活,也有我的出力。我无须再向你们证明什么,我只是奉行了我的准则。”
  “大天狗。”源博雅死死咬着牙齿,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又被他这副平静地表情给气得一句话都没再说出来。他想说大天狗变了,从前的大天狗会带着他,去山上风景最好的地方俯视京都盛开的樱花,可是看到大天狗那冰锥子一样的目光,他又想起其实一开始,大天狗便拥有这般冷冽的眼神。
    只是那冷冽的目光,第一次望向了他而已。
  源博雅狠狠地把话头咽了下去,再狠狠地迎上了大天狗的目光,他看得见大天狗手中的羽刃,也知道大天狗若愿意,在自己的箭矢贯穿他胸口的一瞬,那只羽刃也将刺透自己的心脏。
    安倍晴明和神乐就在他身后。他想松手,他想放箭,但不知怎地,平常早已稳定熟练的姿势,现在却在颤抖着。他死死盯着大天狗的脸,企图在上面找到一丝动摇和妥协,来说服自己放下弓箭,哪怕只有一丝,哪怕大天狗有那么一点念及两人的情谊。
  可是没有。
    两人对视良久,沉默。忽地,源博雅猛地放手,箭矢离弦。
  哪怕是在颤动着,他也清楚地知道知道那一箭一定狠狠地贯穿了大天狗的胸口,以及左胸传来血肉撕裂的疼痛,羽刃深深嵌入血肉,腥味在鼻腔间漫开。
    源博雅向后跌坐而去,似乎有人扶住了他,但他只感到猛烈的心跳,随着喘息一下一下似响鼓敲在耳膜,震得他头昏。片刻,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忍着疼痛低头一看,那支羽刃没入了他的胸口,但是,不是心脏的位置。
  偏了。
    那一刻心跳声戛然而止了一下,脑海中的死寂几乎令他窒息而去。他视线有些模糊,但仍看见大天狗中了那箭后摇摇晃晃地飞走了,安倍晴明刚欲出手结阵,源博雅猛地拉住了他。
  安倍晴明回头看了他一眼:“你放走他,他也活不了多久了。”
    源博雅张着嘴,想要说些什么,但胸口的剧痛却终究让他闭上嘴,垂下了脑袋。
  疼痛的位置是如此相近,令他不知自己到底是为何而痛。
    却是窒息地,令他眼前阵阵发黑。
  
    十一
    妖气似乎顺着滴落的血液流逝而走,大天狗扇动着翅膀,一次次牵动伤口的疼痛,令他险些从半空中坠落下去。
  不是这里,不能是这里。大天狗告诉自己,飞着,向着发黑的眼前已经不知道是哪个方向的地方飞着,忍着撕心裂肺的疼痛。
    京都已经恶鬼横行,瘴气从这为中心开始弥漫,笼罩大片的土地,而八岐大蛇也已降临人世。或许他所追求的大义即将实现,没有人再能阻止,但是都将与他无关。
  大天狗想,最后,起码不能让源博雅看见他的死相。
    他已经无力再去回忆为何那一下没有直入心脏,甚至他现在有些窃喜那时的手滑。也许是手滑,但也许又不是,只是当羽刃出手那一瞬,他知道这一次,他无论如何都下不了手。
  于是不受理智控制地,他歪了歪手腕。
    胸口绞入的箭矢一阵剧痛,大天狗猛地往下一坠,又强撑着维持住了身体。妖力在流逝,他支撑不了多久了。
  他想起了雪女说的话,说他是个善良的妖怪。他想起了源博雅出手前死死盯着他的目光,那深红色的仇恨。他想起了贯穿自己身体的这一箭,射箭者没有丝毫的迟疑。
    本该是最善良的人到了最后却毫不犹豫,而本该生性残忍的大妖到了最后却犯了善心。
  大天狗从来不曾怀疑源博雅的善良——对于人类来说,那确实是善良。对一个受伤的小妖怪伸出手,教一个无依的小妖怪吹奏竹笛,努力让一只一面之缘的小妖怪不再寂寞。
    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去做这些。
    只是每一次做事前,他总会想起最开始,那个对着他伸出手的少年。
  于是他耐心地教那个孩子吹奏竹笛,他为行人留下火堆再悄然离开,他蹲下身对着那个孩子伸出了手。
    他最后轻轻歪了歪手腕。
  把大天狗从回忆中唤醒的是忽如其来的失重感,他感到风刮过自己的脸颊,感到束缚全身的乏力感,感到自己正在坠向大地。
    他现在明白了前辈临终前的嘱咐了。莫学人善。
  看来这一世也依旧是错过了。
    只是若妖怪也有来世,大天狗迷迷糊糊地想,自己大概还会再走上老路吧。学会人类的善良,甚至学不会也没关系,只要对着一个人善良就够了。
  至少最后,没有杀死他。
    意识到这里彻底停顿,大天狗眼前一黑,隐隐感到四周的消散。
  悄无声息地,像一根羽毛落了地。


  十二
    源博雅顺着树叶间隙往上望去,阳光正浓,晃得他眯了眯眼。
  那以后数月,经京都阴阳师合力镇压,八岐大蛇算是再次被封印。只是瘴气仍未散去,恶鬼仍四处游荡,但经一些大妖同人类的努力,情况仍向好处转变。
    京都上方的阴云散去,这些天也露出了久违的阳光。只是四周仍有恶鬼横行,尤其是这处山林,失去了大妖的庇护,恶鬼更是猖狂。
  原来这片山林是大天狗镇守的。
    源博雅每念及此,胸口便隐隐作痛。伤口已经不会再影响行动,但源博雅把疼痛都归到了还未痊愈的这个理由上。但抱着对大天狗的愧疚,他便亲自提了弓,来这片山林肃清恶鬼,也算是一种杯水车薪的补偿。
  一路走来,他已击杀了两三只恶鬼,算不上棘手,却不能令他放松警惕。所以前方的树丛后传出声响时,源博雅立刻搭上了箭,小心翼翼地靠过去,听那声响仍在不缓不急地响着,他才探出一个头观望了一下。
    是个满身尘土的孩子,似乎受了伤。源博雅愣了愣,赶紧钻出灌木丛向那孩子走去,刚走两步,他猛地止住了步子。
  这孩子背后生着一双黑色羽翼。
  孩子也看见了他,似乎被他吓了一跳,立刻站了起来,警惕地望着他。
    源博雅呆呆地看着他,一头软软的头发在太阳的照耀下呈出柔和的金色,稚气的五官清秀干净,蓝得像含着一片天空的双眸。他站在那里,良久,才开口道:“……大天狗?”
  孩子惊讶地看着他,随后想起自己的身份,点了点头,扇了扇因为负伤而无法挥起的翅膀:“没错,人类,你认识我?”
    口中五感交杂。源博雅思考半晌,最后只是蹲在了孩子的面前,朝他伸出了手:“你看起来在和恶鬼的战斗中负伤了。需要帮助吗?”
  孩子,小天狗有些警惕地看着他,望了望四周:“吾乃大天狗,不需要人类的帮助……”
    小天狗的尾音迟疑了一下,他看向源博雅,盯着他看了好一会,话语停顿了一下,才将后半句说出了口。
  “……这次算特例。”
    他伸手,轻轻握住了源博雅的手。
  


  END.

#博狗#为善(一)

啊桶是最帅的:

#其实博狗还是狗博区分的不太明显……假装不拆可逆XD#


#借用了“莫学人善”的梗(如果算梗),以及轮回梗#


#单数段是狗子的回忆,双数段是当世的事!高亮!#



    大天狗的前辈临终前告诉他,妖的一世漫长,免不了与人类染上几分交集。只是你若入了人世,学得何事都罢,却是莫要学人善。
  小狗子当时不解,却没有开口再问。他想,这些事,以后慢慢总会知道的。
    于是他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着前辈悄无声息地坐化。那被人们奉为神明的大妖怪的身躯至最后也只是这般默默地散去了,散成几缕若有若无的妖气,再悄悄融化再了天地间。
  小狗子便想,原来我日后,也会这般死去。
    只是天狗一族向来叱咤风云,翻手覆手间便是暴风夹着羽刃席卷。可死去时竟是如此安宁,神社外阳光潋滟,微风未兴。
    像一根羽毛轻轻落了地。  
    他沉默地坐了一会,站起来走出了神社。
  
    后来群妖再提及那日,会说那供奉着大妖大天狗的神社,竟是一夜间如倾颓了般,笼着四方的妖气如退潮般向内收敛而去。大抵是老天狗大限已至,而新来的小天狗奶里奶气的,是个站起来还不如人类少年高的小崽子。
  那究竟是几百年前的事,大天狗如今已经记不得了。
    他只记得那日走出神社后,阳光正浓,天幕蓝得纯粹,倒是个适合在山中游荡的日子。
  
    二
  “这山上的雪下得可大,你在这面朝北风敞开怀抱的破山洞里呆着也不嫌冷。”
    大天狗倚着翅膀靠在石壁上闭目养神,听见那叫嚣的声音才睁开眼睛往洞口瞥去。只见一人披着一身雪白蹿进洞来,在他面前来回跺着脚抖落身上的雪花,随后一屁股坐在火堆前把双手伸出来在火上摇晃着,还长长吁出一口气。
  “趁着这般大雪往山上跑,也不知是谁不嫌冷。”大天狗没有动弹,看着面前这个名叫源博雅的青年忙活着把手给烘暖。
    “我这是要事在身,身不由己。”源博雅在火上烤了一会,把双手举到面前呼了两口气,“你听说没?京都有人声称看见了飘在雪中还会说人话的女妖,冰冰冷冷,脸色白得和雪一样,吓得他转身就跑,再回头一看,那女妖还不见了。于是京都这会可热闹了,人们都嚷着闹鬼了。”
  大天狗依旧靠在墙上,只是眼神往源博雅那边瞥了一下:“你要怎么做?”
    “当然也不能放着不管,起码找她谈谈吧,不要吓着人之类的。”源博雅这会可算把自己给弄暖和了,往大天狗这边凑了点,挑了挑眉头,“大天狗,你会协助我的吧?不然那群胆小如鼠的家伙天天往你神社里跑,喊着什么神明保佑,你可别想图什么清闲了。”
  这倒是句实话。大天狗的目光又回到了火堆上,稍稍把身后的翅膀收紧了点:“……我会协助你。”
    源博雅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同样把目光投到了火堆上。火焰噼里啪啦燃烧着,在山洞一片凝固般的死寂中格外刺耳。半晌,源博雅忽然开口:“大天狗,你是不是有冬眠期啊。”
  “……”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不是熊,开个玩笑。”源博雅倒还真自顾自地乐呵了一会,虽然站起身来,看了看外边的雪,“雪小点了。我下山去了,你在这破山洞里可当心着点,别给冻住了。”
  大天狗稍稍坐起来了一点,看着那刚把身上雪花抖干净的人又钻了出去,一头黑发在白茫茫一片中晃着,即使隔着老远,也能清晰地看着他渐渐远去。
    好像也不是第一次了。大天狗又靠了回去,闭上了眼睛。雪女又岂会无缘无故出现在京都呢,那与他一同为黑晴明大人的大义奉献的妖怪,可不会自己干这般幼稚的事。
  想来黑晴明大人也要有所行动了吧。
    只是如何与源博雅解释自己的立场,大天狗仍没有想好。他不认为人类会奉行他心中的大义,哪怕是优秀如博雅那般的人。
    下次见面再向他解释吧,下一次。大天狗再一次如此地告诉自己。
  
    三
  小天狗咬着牙,揪住了在伤口上粘着的羽毛,用力一拔,揪心的痛。
    前辈离去后前几天,神社还留着些大妖气息的庇护,山中那些小妖不敢作乱。这会,几日后气息散去,那平时老实巴交的妖怪都面目狰狞地在山林里晃来晃去,见着他也不怕,还有胆大的朝他龇牙咧嘴,欺负他还是只奶狗。
  小天狗生性高傲,哪受得了这般气。所以上次他毫不犹豫地刮着还不成形的风暴,就上去给了那只天邪鬼青两翅膀,惹得那群小妖怪气势汹汹地就往他脸上扑。虽然年幼,但好歹是天狗一族,小天狗硬是把它们打得没了脾气,自己却也给揍得不轻,翅膀还给那僵尸犬啃了一口,痛的他两天没飞起来。
    那以后山里的妖怪们安分了点,但看他的目光仍阴恻恻的。
  小天狗正憋着一肚子气打理伤口,没注意到四周的动静。直到他面前的灌木呼啦一下被扯开,钻出半个人来,小天狗才猛地一下惊起,不顾伤口疼痛往后退了点张着翅膀就飞了起来。
    钻出来的是个人类少年。他见面前什么东西突然呼啦一下飞了起来,也给吓了一跳,立刻站起身,拉开弓便用箭矢直指小天狗。
    “你是什么妖怪!”少年大喊着,像是在给自己鼓劲,“我不怕你!”
  看清楚是个人类小子后,小天狗一仰下巴,努力飞得更高一点,用居高临下的目光俯视着他:“吾乃大天——”
    伤口猛地一疼,小天狗还来不及说完就在半空中一歪,砸在地上,摔得他半天没爬起来。
  少年也这才看清这是只看起来比自己还小的妖怪,见他摔到地上缩成小小一团后,犹豫了一下,把弓放在了一边,走到了小天狗面前:“喂——你没事吧?”
    小天狗脸上在发烧。他狠狠抬头,想用最凶狠的眼神警告这个人类自己的威严,结果一抬头,就看见一只手放在自己面前。他愣了愣,忘记了最凶狠的眼神,竟看着少年伸出的援手有些不知所措。
  少年见他没反应,以为他被吓坏了,便鼓励地朝他笑了笑:“我不会伤害你的。嘿——你的眼睛真好看,蓝得像天空一样。”
    小天狗这才意识到自己被看扁了。他忍着痛爬起来,不顾少年悬在半空中的手转身就往林子里跑。少年想追他,小天狗却跑得飞快,狼狈得像个逃兵。
  跑累了,小天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发呆。他突然想起自己没问那少年的名字,而少年也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但他记得少年的脸。眉清目秀的,还有点青涩,扎着个高高的马尾,最为特别的是有几束红色的刘海。
    最好别让我再见到你。小天狗赌气地想,太丢人了。
  
    四
  北风怒号,雪花被迎面吹到脸上,呼出的气都化作了一股白雾,好像随时要凝固在空中,变成一块冰砸下来似的。
    大天狗如约领着源博雅去找雪女,只是在这雪原上晃了快半天,除了白茫茫的雪和被雪覆盖住的白茫茫的地,他们一无所获。
  源博雅又将厚厚的毛领子裹紧了点,但仍没能忍住冻得打颤的牙齿:“大……大天狗。我们都在这鬼地方晃……晃了一天了,雪女到……底在哪啊?”
    “妖怪也只是有一片固定的活动范围,不像人类会定居在一个地方。”大天狗没有回头看源博雅。是他告知雪女,近几日都别再露面,这会晃了半天,也是只想让源博雅知难而退,好好回京都去呆着,别来这么远的地方喝北风。
  雪没有丝毫要小一些的意思。大天狗站住了,等着源博雅提出返回的建议。
    “那这雪女可真……耐冻。”源博雅吸了吸鼻子,却好像把刀子吸了进去一般,都快失去知觉的鼻腔给冻得生痛。他甩了甩满头的雪花,接着往前走去。走了几步,他回头看了一眼站在原地的大天狗:“怎么了?快走啊。”
  “雪还会下得更大。”大天狗没有任何前进的意思。
  “那我们更得……抓紧了。”源博雅又走了两步,见大天狗还是没有跟上来,再转头的时候眉头已经皱了起来,“大天狗,你难道想现在……打道回府?”
  “现在走还来得及。”大天狗望着源博雅,源博雅瞪着大天狗,两人沉默了一会,最后源博雅嘁了一声,抬头环顾了一下四周。他指了指不远处一处背风的石壁,看了大厅一眼:“先去那躲过等会的那场大风雪,再继续往前走。”
    大天狗知道这已经是源博雅这个倔强分子能作出的最大让步了。他没吭声,跟在源博雅后面,走过去靠在了那石壁下,背后的岩石也冰冷得和冰雕一样,称这儿是冰天雪地倒是名副其实。
  源博雅缩成一团,对着自己的手呼气。大天狗瞥了他一眼,背后的双翼舒展开,把两人圈在了一起。那本是锋利冰冷如刀锋的羽刃,此刻却隔绝了外界呼啸的寒风雪花,如一座坚固的堡垒。
    源博雅小小地惊讶了一下,随后颇为义气地拍了拍大天狗的肩膀,或许是在称赞他够哥们。大天狗却没有理会。源博雅或许是个大大咧咧的人,但此刻他却敏锐地觉察到了大天狗的心不在焉。是给冻坏了吗?源博雅叫了他一声:“喂,大天狗?”
  大天狗愣了一下,果真是走神了。他张了张嘴:“博雅,我——”
    ——已经效忠于黑晴明了?大天狗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若是说出来,源博雅恐怕会在这个鬼地方和他拼命。
    但是在源博雅疑惑地目光下,大天狗明白,他已经收不回话头了。停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大概会离开这一段时间。”
  “离开这?去哪?”源博雅目光中的疑惑更浓了。
    大天狗想说点什么糊弄过去,但他是不会撒谎的。再次停顿了一会,他避开了源博雅那像要把他戳出个洞来的目光。
  “你会知道的。我们下次见面时。”


  五
    自从上次那混蛋小子冒出来后,已经过了很久。小天狗没什么时间概念,但伤好了后,他也渐渐开始无聊了。山林里的花开了几次,雪落了几场,神社里参拜的人又来了几批,他数着数着,就如此在山中不知道过了多久。
  那也是一天无聊的午后。阳光明媚得很,天空一朵云也没有,蓝得无边无际,小天狗看着看着,脑子又回想起那个少年对他说的话。
    “你的眼睛真好看,蓝得像天空一样。”
  小天狗后来也专门跑去小溪边,端详过自己在水中的倒影。妖怪是没人类那般审美的,他也只是知道自己有一双蓝色的眼睛。结果那次他被路过的小妖撞了个正着,于是山里就扬言开了那只大天狗是个爱美的小姑娘,气得他在神社里坐了三天没见任何人或妖怪。
  奇怪的是他明明是个不记事的妖怪,那少年的一切他却记得清晰,分毫不差。
    想了半天,小天狗觉得自己不能浪费这么好的天气,从草地上爬起来扇了扇翅膀,正准备飞到别处去玩时,一声惊呼伴着一道黑影便往他门面上蹿了过来,小天狗只来得及偏了偏脸,那黑影便擦着他的耳朵刺了过去,钉在他身后的树上,震落了几片树叶。
  是根箭矢。小天狗还来不及转头,就见一人从面前的草丛里钻了出来,把弓往地上一丢就向着他走来:“啊,又是你啊!我刚听见声响,还以为是我追捕的那只妖怪,就放了一箭,还好我最后看见了你那双黑翅膀,把箭抬偏了点,不然可惨了,又该误伤到别人了。”
    望着这个人,小天狗愣了半晌,才渐渐反应过来,这个高他一截的英气青年,竟是以前那个朝他伸出手的少年。原来从那以后已有几年了,那个稚气未脱的少年如今已出落得这般英姿飒爽。
  “小妖怪你倒是这几年都没长,还是以前那么一点点。”青年也不见外,盘腿往地上一坐,乐呵呵地看着他,“怎么样,这会没有被其他妖怪伤着翅膀了吧?”
    小天狗见他还记得这事,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薄扇,用强调的语气说道:“我——吾乃大天狗,是镇守这里的大妖,没有妖怪能伤到我……”
    结果青年没有丝毫被震慑到的样子——小天狗愤愤地想——他甚至还笑得更开心了。青年笑了半晌才止住,用颇为认真的神情看着他:“小妖怪,你一定在这里呆得很无聊吧。我看你这几年都没长,估计以后也还要活很久的时间,你一个人在山里晃荡,不觉得寂寞吗?”
  “吾乃大天狗,是不会寂寞的。”小天狗继续向这个人类强调自己的身份。
    “好了好了,知道了,大天狗。”青年再次笑了,把手伸入怀中摸索了下,递出一截很像竹竿的东西给他,“本来这次上山忘记带笛子了,走在路上无聊,便折了枝竹子勉强做了个笛子,正巧送给你了。你知道笛子是什么吗?”
  小天狗这次没逞强,他对这节绿绿的东西很感兴趣,于是乖乖地摇了摇头。
    青年神秘地朝他眨了眨眼睛:“那你可听好了。”
  小天狗看着他把那节竹竿,也就是他口中的笛子放在了唇边,手指轻按着,笛子中便飘出了悦耳的旋律。
    小天狗被吸引住了。青年放下笛子递给他时,他把薄扇丢在了一旁,抓着笛子反反复复地打量着,好奇这个人类是如何从这里面吹出那般动听的声音的。
  “有了它,你就不会寂寞了。”青年似乎很满意他的反应,凑近了一点,又把笛子拿了回来,“看着,我教你如何吹奏。”
    那天后,青年也间隔着来过山上几次教他吹笛。小天狗也学得快,没过多久便学会了那只曲子,闲着没事就坐在山林里,吹着那一段旋律。所以后来,青年不再上山来的前几日他也没有在意,直到很久以后,当花开过后再被白雪覆盖,小天狗才意识到那个人已经很久没有来过了。
  那只笛子毕竟是随手做的,渐渐的也磨损了。于是小天狗离开了神社,去到人类聚集的地方,偷偷学会了笛子的制作方法,又找到了最好的竹林,花了很长的时间,自己做出了一只笛子。
    究竟花了多长时间,小天狗自己也不记得了。反正到他回到山林中的神社时,他发现那些往日里嚣张的妖怪,见到他都收好了凶相,乖乖退到了一旁。
  小天狗去了一趟河边,他从倒影里看见了一个自己不太熟悉的青年。他终于是长个子了,不再像个孩子,而像个年轻的人类了。
  他当时以为这么久的时间,几十年的的时间,那个青年总该回山林来看看吧?可是他再也没有见到过那个青年。
    后来他才知道,人类的寿命太短,而老去得又太快。



  源博雅认识大天狗很久了,但直到现在他才发现大天狗是这么雷厉风行的一只妖。
    说离开就离开,毫不留情,招呼不打一个,连羽毛都不留一根。而源博雅把大天狗活动的山林翻了个底朝天,神社里的每个角落都钻了一遍,才能说服他自己相信,大天狗这家伙是真的走了。
  “这走得跟逃难一样,谁要吃了他不成?”源博雅对着晴明抱怨,而后者笑着,不说话。
    可是气恼归气恼,他依旧是没有办法把大天狗找回来。翅膀长他身上,他爱飞哪去飞哪去,自己又如何管得着。每每源博雅这么想的时候,那种局外人的不甘感便越发浓郁,他总觉得大天狗有事瞒着自己,是大事,很大的事,更糟糕的是,可能还不止一件。
    苦思冥想一夜后,第二天源博雅顶着黑眼圈早早地出了门。其实也不是没办法,只是这个办法,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能把大天狗给叫回来。但他仍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带着他的笛子,背好弓箭,天刚亮时便来到了大天狗居住的那片山林。
  他还记得自己与大天狗的第一次相遇。
    那时源博雅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被一群孩子们怂恿着进山杀妖怪,于是大晚上的,小博雅就傻傻地跑进了这片林子。结果到底那黑暗有些骇人,小博雅走着走着,心里越发有些害怕,便掏出笛子,吹起曲子给自己壮胆。
  其实那是再愚蠢不过的行为。四周隐藏的妖怪被吸引了过来,虎视眈眈地在暗处凝视着这个仿佛鲜美夜宵送到嘴边的孩子。
    吹着吹着,小博雅忽地感到头顶一阵猛风,刮得他睁不开眼。等他从捂着眼睛的手中的指缝向外窥看时,那人就这般站在了他面前。
  模样生得好不清秀,白净白净的,看上去还有些瘦弱,起码没有给人一点的危险感。小博雅当时就觉得自己得救了,赶紧朝着那人跑去,跑了两步才猛地变了脸色,因为这一脸书生样的人身后,竟是敛着两双巨大的黑翼。
    小博雅当时就被吓得愣在了原地,不敢再上前。他见那妖怪冰锥子一样的目光剜了一边四周,黑暗里便隐隐响起来妖怪的呜咽,随后一片沙沙声向林子深处消失去,似乎带着不甘和畏惧。半晌,那妖怪的目光回到了他身上,他惊讶地看见那双漂亮的蓝眼睛里竟然有一丝欣喜。
  妖怪似乎犹豫了一下,随后蹲在了他面前,慢慢朝他伸出一只手。
  “你没事吧。”小博雅听见那只妖怪这么对他说道。
    此后的事源博雅都已记不太清,但大天狗那句话确实着实令他记到了现在。至于为什么大天狗见到他会欣喜,他也无从知晓,此时此刻,他能想到的唯一办法,便是用笛声再把大头狗引出来一遍。
  源博雅放好弓箭,把笛子抬到唇边,呜呜吹响。
    那乐声悠扬得传了很远,在寂静的山林里回荡着。源博雅一边吹一边环顾四周,期望在哪里看见那双黑色的翅膀。心中有所顾虑,他几次吹得磕磕绊绊地,却依旧没有停下。
  笛声在山林里响了很久,中间停歇过几次,又再次不依不饶地响起。待到太阳当头时,源博雅终于是放下了笛子,他口干舌燥,心中的气恼与失落却更令他难以忍受。
    大天狗终究是没有出来。


意思着打个tbc.


其实只是因为有点长分两次发

#博狗#为善(一)

啊桶是最帅的:

#其实博狗还是狗博区分的不太明显……假装不拆可逆XD#


#借用了“莫学人善”的梗(如果算梗),以及轮回梗#


#单数段是狗子的回忆,双数段是当世的事!高亮!#



    大天狗的前辈临终前告诉他,妖的一世漫长,免不了与人类染上几分交集。只是你若入了人世,学得何事都罢,却是莫要学人善。
  小狗子当时不解,却没有开口再问。他想,这些事,以后慢慢总会知道的。
    于是他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着前辈悄无声息地坐化。那被人们奉为神明的大妖怪的身躯至最后也只是这般默默地散去了,散成几缕若有若无的妖气,再悄悄融化再了天地间。
  小狗子便想,原来我日后,也会这般死去。
    只是天狗一族向来叱咤风云,翻手覆手间便是暴风夹着羽刃席卷。可死去时竟是如此安宁,神社外阳光潋滟,微风未兴。
    像一根羽毛轻轻落了地。  
    他沉默地坐了一会,站起来走出了神社。
  
    后来群妖再提及那日,会说那供奉着大妖大天狗的神社,竟是一夜间如倾颓了般,笼着四方的妖气如退潮般向内收敛而去。大抵是老天狗大限已至,而新来的小天狗奶里奶气的,是个站起来还不如人类少年高的小崽子。
  那究竟是几百年前的事,大天狗如今已经记不得了。
    他只记得那日走出神社后,阳光正浓,天幕蓝得纯粹,倒是个适合在山中游荡的日子。
  
    二
  “这山上的雪下得可大,你在这面朝北风敞开怀抱的破山洞里呆着也不嫌冷。”
    大天狗倚着翅膀靠在石壁上闭目养神,听见那叫嚣的声音才睁开眼睛往洞口瞥去。只见一人披着一身雪白蹿进洞来,在他面前来回跺着脚抖落身上的雪花,随后一屁股坐在火堆前把双手伸出来在火上摇晃着,还长长吁出一口气。
  “趁着这般大雪往山上跑,也不知是谁不嫌冷。”大天狗没有动弹,看着面前这个名叫源博雅的青年忙活着把手给烘暖。
    “我这是要事在身,身不由己。”源博雅在火上烤了一会,把双手举到面前呼了两口气,“你听说没?京都有人声称看见了飘在雪中还会说人话的女妖,冰冰冷冷,脸色白得和雪一样,吓得他转身就跑,再回头一看,那女妖还不见了。于是京都这会可热闹了,人们都嚷着闹鬼了。”
  大天狗依旧靠在墙上,只是眼神往源博雅那边瞥了一下:“你要怎么做?”
    “当然也不能放着不管,起码找她谈谈吧,不要吓着人之类的。”源博雅这会可算把自己给弄暖和了,往大天狗这边凑了点,挑了挑眉头,“大天狗,你会协助我的吧?不然那群胆小如鼠的家伙天天往你神社里跑,喊着什么神明保佑,你可别想图什么清闲了。”
  这倒是句实话。大天狗的目光又回到了火堆上,稍稍把身后的翅膀收紧了点:“……我会协助你。”
    源博雅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同样把目光投到了火堆上。火焰噼里啪啦燃烧着,在山洞一片凝固般的死寂中格外刺耳。半晌,源博雅忽然开口:“大天狗,你是不是有冬眠期啊。”
  “……”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不是熊,开个玩笑。”源博雅倒还真自顾自地乐呵了一会,虽然站起身来,看了看外边的雪,“雪小点了。我下山去了,你在这破山洞里可当心着点,别给冻住了。”
  大天狗稍稍坐起来了一点,看着那刚把身上雪花抖干净的人又钻了出去,一头黑发在白茫茫一片中晃着,即使隔着老远,也能清晰地看着他渐渐远去。
    好像也不是第一次了。大天狗又靠了回去,闭上了眼睛。雪女又岂会无缘无故出现在京都呢,那与他一同为黑晴明大人的大义奉献的妖怪,可不会自己干这般幼稚的事。
  想来黑晴明大人也要有所行动了吧。
    只是如何与源博雅解释自己的立场,大天狗仍没有想好。他不认为人类会奉行他心中的大义,哪怕是优秀如博雅那般的人。
    下次见面再向他解释吧,下一次。大天狗再一次如此地告诉自己。
  
    三
  小天狗咬着牙,揪住了在伤口上粘着的羽毛,用力一拔,揪心的痛。
    前辈离去后前几天,神社还留着些大妖气息的庇护,山中那些小妖不敢作乱。这会,几日后气息散去,那平时老实巴交的妖怪都面目狰狞地在山林里晃来晃去,见着他也不怕,还有胆大的朝他龇牙咧嘴,欺负他还是只奶狗。
  小天狗生性高傲,哪受得了这般气。所以上次他毫不犹豫地刮着还不成形的风暴,就上去给了那只天邪鬼青两翅膀,惹得那群小妖怪气势汹汹地就往他脸上扑。虽然年幼,但好歹是天狗一族,小天狗硬是把它们打得没了脾气,自己却也给揍得不轻,翅膀还给那僵尸犬啃了一口,痛的他两天没飞起来。
    那以后山里的妖怪们安分了点,但看他的目光仍阴恻恻的。
  小天狗正憋着一肚子气打理伤口,没注意到四周的动静。直到他面前的灌木呼啦一下被扯开,钻出半个人来,小天狗才猛地一下惊起,不顾伤口疼痛往后退了点张着翅膀就飞了起来。
    钻出来的是个人类少年。他见面前什么东西突然呼啦一下飞了起来,也给吓了一跳,立刻站起身,拉开弓便用箭矢直指小天狗。
    “你是什么妖怪!”少年大喊着,像是在给自己鼓劲,“我不怕你!”
  看清楚是个人类小子后,小天狗一仰下巴,努力飞得更高一点,用居高临下的目光俯视着他:“吾乃大天——”
    伤口猛地一疼,小天狗还来不及说完就在半空中一歪,砸在地上,摔得他半天没爬起来。
  少年也这才看清这是只看起来比自己还小的妖怪,见他摔到地上缩成小小一团后,犹豫了一下,把弓放在了一边,走到了小天狗面前:“喂——你没事吧?”
    小天狗脸上在发烧。他狠狠抬头,想用最凶狠的眼神警告这个人类自己的威严,结果一抬头,就看见一只手放在自己面前。他愣了愣,忘记了最凶狠的眼神,竟看着少年伸出的援手有些不知所措。
  少年见他没反应,以为他被吓坏了,便鼓励地朝他笑了笑:“我不会伤害你的。嘿——你的眼睛真好看,蓝得像天空一样。”
    小天狗这才意识到自己被看扁了。他忍着痛爬起来,不顾少年悬在半空中的手转身就往林子里跑。少年想追他,小天狗却跑得飞快,狼狈得像个逃兵。
  跑累了,小天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发呆。他突然想起自己没问那少年的名字,而少年也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但他记得少年的脸。眉清目秀的,还有点青涩,扎着个高高的马尾,最为特别的是有几束红色的刘海。
    最好别让我再见到你。小天狗赌气地想,太丢人了。
  
    四
  北风怒号,雪花被迎面吹到脸上,呼出的气都化作了一股白雾,好像随时要凝固在空中,变成一块冰砸下来似的。
    大天狗如约领着源博雅去找雪女,只是在这雪原上晃了快半天,除了白茫茫的雪和被雪覆盖住的白茫茫的地,他们一无所获。
  源博雅又将厚厚的毛领子裹紧了点,但仍没能忍住冻得打颤的牙齿:“大……大天狗。我们都在这鬼地方晃……晃了一天了,雪女到……底在哪啊?”
    “妖怪也只是有一片固定的活动范围,不像人类会定居在一个地方。”大天狗没有回头看源博雅。是他告知雪女,近几日都别再露面,这会晃了半天,也是只想让源博雅知难而退,好好回京都去呆着,别来这么远的地方喝北风。
  雪没有丝毫要小一些的意思。大天狗站住了,等着源博雅提出返回的建议。
    “那这雪女可真……耐冻。”源博雅吸了吸鼻子,却好像把刀子吸了进去一般,都快失去知觉的鼻腔给冻得生痛。他甩了甩满头的雪花,接着往前走去。走了几步,他回头看了一眼站在原地的大天狗:“怎么了?快走啊。”
  “雪还会下得更大。”大天狗没有任何前进的意思。
  “那我们更得……抓紧了。”源博雅又走了两步,见大天狗还是没有跟上来,再转头的时候眉头已经皱了起来,“大天狗,你难道想现在……打道回府?”
  “现在走还来得及。”大天狗望着源博雅,源博雅瞪着大天狗,两人沉默了一会,最后源博雅嘁了一声,抬头环顾了一下四周。他指了指不远处一处背风的石壁,看了大厅一眼:“先去那躲过等会的那场大风雪,再继续往前走。”
    大天狗知道这已经是源博雅这个倔强分子能作出的最大让步了。他没吭声,跟在源博雅后面,走过去靠在了那石壁下,背后的岩石也冰冷得和冰雕一样,称这儿是冰天雪地倒是名副其实。
  源博雅缩成一团,对着自己的手呼气。大天狗瞥了他一眼,背后的双翼舒展开,把两人圈在了一起。那本是锋利冰冷如刀锋的羽刃,此刻却隔绝了外界呼啸的寒风雪花,如一座坚固的堡垒。
    源博雅小小地惊讶了一下,随后颇为义气地拍了拍大天狗的肩膀,或许是在称赞他够哥们。大天狗却没有理会。源博雅或许是个大大咧咧的人,但此刻他却敏锐地觉察到了大天狗的心不在焉。是给冻坏了吗?源博雅叫了他一声:“喂,大天狗?”
  大天狗愣了一下,果真是走神了。他张了张嘴:“博雅,我——”
    ——已经效忠于黑晴明了?大天狗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若是说出来,源博雅恐怕会在这个鬼地方和他拼命。
    但是在源博雅疑惑地目光下,大天狗明白,他已经收不回话头了。停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大概会离开这一段时间。”
  “离开这?去哪?”源博雅目光中的疑惑更浓了。
    大天狗想说点什么糊弄过去,但他是不会撒谎的。再次停顿了一会,他避开了源博雅那像要把他戳出个洞来的目光。
  “你会知道的。我们下次见面时。”


  五
    自从上次那混蛋小子冒出来后,已经过了很久。小天狗没什么时间概念,但伤好了后,他也渐渐开始无聊了。山林里的花开了几次,雪落了几场,神社里参拜的人又来了几批,他数着数着,就如此在山中不知道过了多久。
  那也是一天无聊的午后。阳光明媚得很,天空一朵云也没有,蓝得无边无际,小天狗看着看着,脑子又回想起那个少年对他说的话。
    “你的眼睛真好看,蓝得像天空一样。”
  小天狗后来也专门跑去小溪边,端详过自己在水中的倒影。妖怪是没人类那般审美的,他也只是知道自己有一双蓝色的眼睛。结果那次他被路过的小妖撞了个正着,于是山里就扬言开了那只大天狗是个爱美的小姑娘,气得他在神社里坐了三天没见任何人或妖怪。
  奇怪的是他明明是个不记事的妖怪,那少年的一切他却记得清晰,分毫不差。
    想了半天,小天狗觉得自己不能浪费这么好的天气,从草地上爬起来扇了扇翅膀,正准备飞到别处去玩时,一声惊呼伴着一道黑影便往他门面上蹿了过来,小天狗只来得及偏了偏脸,那黑影便擦着他的耳朵刺了过去,钉在他身后的树上,震落了几片树叶。
  是根箭矢。小天狗还来不及转头,就见一人从面前的草丛里钻了出来,把弓往地上一丢就向着他走来:“啊,又是你啊!我刚听见声响,还以为是我追捕的那只妖怪,就放了一箭,还好我最后看见了你那双黑翅膀,把箭抬偏了点,不然可惨了,又该误伤到别人了。”
    望着这个人,小天狗愣了半晌,才渐渐反应过来,这个高他一截的英气青年,竟是以前那个朝他伸出手的少年。原来从那以后已有几年了,那个稚气未脱的少年如今已出落得这般英姿飒爽。
  “小妖怪你倒是这几年都没长,还是以前那么一点点。”青年也不见外,盘腿往地上一坐,乐呵呵地看着他,“怎么样,这会没有被其他妖怪伤着翅膀了吧?”
    小天狗见他还记得这事,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薄扇,用强调的语气说道:“我——吾乃大天狗,是镇守这里的大妖,没有妖怪能伤到我……”
    结果青年没有丝毫被震慑到的样子——小天狗愤愤地想——他甚至还笑得更开心了。青年笑了半晌才止住,用颇为认真的神情看着他:“小妖怪,你一定在这里呆得很无聊吧。我看你这几年都没长,估计以后也还要活很久的时间,你一个人在山里晃荡,不觉得寂寞吗?”
  “吾乃大天狗,是不会寂寞的。”小天狗继续向这个人类强调自己的身份。
    “好了好了,知道了,大天狗。”青年再次笑了,把手伸入怀中摸索了下,递出一截很像竹竿的东西给他,“本来这次上山忘记带笛子了,走在路上无聊,便折了枝竹子勉强做了个笛子,正巧送给你了。你知道笛子是什么吗?”
  小天狗这次没逞强,他对这节绿绿的东西很感兴趣,于是乖乖地摇了摇头。
    青年神秘地朝他眨了眨眼睛:“那你可听好了。”
  小天狗看着他把那节竹竿,也就是他口中的笛子放在了唇边,手指轻按着,笛子中便飘出了悦耳的旋律。
    小天狗被吸引住了。青年放下笛子递给他时,他把薄扇丢在了一旁,抓着笛子反反复复地打量着,好奇这个人类是如何从这里面吹出那般动听的声音的。
  “有了它,你就不会寂寞了。”青年似乎很满意他的反应,凑近了一点,又把笛子拿了回来,“看着,我教你如何吹奏。”
    那天后,青年也间隔着来过山上几次教他吹笛。小天狗也学得快,没过多久便学会了那只曲子,闲着没事就坐在山林里,吹着那一段旋律。所以后来,青年不再上山来的前几日他也没有在意,直到很久以后,当花开过后再被白雪覆盖,小天狗才意识到那个人已经很久没有来过了。
  那只笛子毕竟是随手做的,渐渐的也磨损了。于是小天狗离开了神社,去到人类聚集的地方,偷偷学会了笛子的制作方法,又找到了最好的竹林,花了很长的时间,自己做出了一只笛子。
    究竟花了多长时间,小天狗自己也不记得了。反正到他回到山林中的神社时,他发现那些往日里嚣张的妖怪,见到他都收好了凶相,乖乖退到了一旁。
  小天狗去了一趟河边,他从倒影里看见了一个自己不太熟悉的青年。他终于是长个子了,不再像个孩子,而像个年轻的人类了。
  他当时以为这么久的时间,几十年的的时间,那个青年总该回山林来看看吧?可是他再也没有见到过那个青年。
    后来他才知道,人类的寿命太短,而老去得又太快。



  源博雅认识大天狗很久了,但直到现在他才发现大天狗是这么雷厉风行的一只妖。
    说离开就离开,毫不留情,招呼不打一个,连羽毛都不留一根。而源博雅把大天狗活动的山林翻了个底朝天,神社里的每个角落都钻了一遍,才能说服他自己相信,大天狗这家伙是真的走了。
  “这走得跟逃难一样,谁要吃了他不成?”源博雅对着晴明抱怨,而后者笑着,不说话。
    可是气恼归气恼,他依旧是没有办法把大天狗找回来。翅膀长他身上,他爱飞哪去飞哪去,自己又如何管得着。每每源博雅这么想的时候,那种局外人的不甘感便越发浓郁,他总觉得大天狗有事瞒着自己,是大事,很大的事,更糟糕的是,可能还不止一件。
    苦思冥想一夜后,第二天源博雅顶着黑眼圈早早地出了门。其实也不是没办法,只是这个办法,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能把大天狗给叫回来。但他仍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带着他的笛子,背好弓箭,天刚亮时便来到了大天狗居住的那片山林。
  他还记得自己与大天狗的第一次相遇。
    那时源博雅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被一群孩子们怂恿着进山杀妖怪,于是大晚上的,小博雅就傻傻地跑进了这片林子。结果到底那黑暗有些骇人,小博雅走着走着,心里越发有些害怕,便掏出笛子,吹起曲子给自己壮胆。
  其实那是再愚蠢不过的行为。四周隐藏的妖怪被吸引了过来,虎视眈眈地在暗处凝视着这个仿佛鲜美夜宵送到嘴边的孩子。
    吹着吹着,小博雅忽地感到头顶一阵猛风,刮得他睁不开眼。等他从捂着眼睛的手中的指缝向外窥看时,那人就这般站在了他面前。
  模样生得好不清秀,白净白净的,看上去还有些瘦弱,起码没有给人一点的危险感。小博雅当时就觉得自己得救了,赶紧朝着那人跑去,跑了两步才猛地变了脸色,因为这一脸书生样的人身后,竟是敛着两双巨大的黑翼。
    小博雅当时就被吓得愣在了原地,不敢再上前。他见那妖怪冰锥子一样的目光剜了一边四周,黑暗里便隐隐响起来妖怪的呜咽,随后一片沙沙声向林子深处消失去,似乎带着不甘和畏惧。半晌,那妖怪的目光回到了他身上,他惊讶地看见那双漂亮的蓝眼睛里竟然有一丝欣喜。
  妖怪似乎犹豫了一下,随后蹲在了他面前,慢慢朝他伸出一只手。
  “你没事吧。”小博雅听见那只妖怪这么对他说道。
    此后的事源博雅都已记不太清,但大天狗那句话确实着实令他记到了现在。至于为什么大天狗见到他会欣喜,他也无从知晓,此时此刻,他能想到的唯一办法,便是用笛声再把大头狗引出来一遍。
  源博雅放好弓箭,把笛子抬到唇边,呜呜吹响。
    那乐声悠扬得传了很远,在寂静的山林里回荡着。源博雅一边吹一边环顾四周,期望在哪里看见那双黑色的翅膀。心中有所顾虑,他几次吹得磕磕绊绊地,却依旧没有停下。
  笛声在山林里响了很久,中间停歇过几次,又再次不依不饶地响起。待到太阳当头时,源博雅终于是放下了笛子,他口干舌燥,心中的气恼与失落却更令他难以忍受。
    大天狗终究是没有出来。


意思着打个tbc.


其实只是因为有点长分两次发

【补档】老师和学生的私生活系列


是的又补档了……不要嫌我烦……

链接:http://pan.baidu.com/s/1pLAuNYN 提取码:rphe

解压密码【师生恋的育成方法】汉语拼音小写字母


【汉化】[团兵][ウキゴマ/竹子]Rain


15、6岁的少年可是最美味的时候哦~ 





【生肉】[团兵][NASA/東里桐子]英雄の箱庭

转生paro

小少爷埃尔文和“女仆”利威尔


【汉化】[チズサクライスト!!/チズサ2号]众心所向皆为蓝色大海

带着埃尔文的利威尔和带着利威尔的埃尔文相遇的故事~

【汉化】[少年行楽/twoframe]雪割樱


月夜


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

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

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

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


链接:http://pan.baidu.com/s/1qYxuNne 密码:4qwh

解压密码【唐代诗人杜甫是哪位诗人的脑残粉? 答案的汉语拼音5位小写字母】 

 


【汉化】[团兵][PEANUTBOX/PEANUT]邂逅未知





一次奇妙的邂逅,一段未知的旅程,门后面的世界是神明的指引还是命运的安排?真实与虚幻相交的刹那,那些想与你一起做却没有机会做的事、那些想对你说却无从言说的话,一切都在这段神奇的际遇中得以实现。没有告别,请不要遗憾,因为我会以另一种身份在这个世界与你再次相见。

下载 http://vdisk.weibo.com/lc/n3hiVNLLp8oEOqh2B  提取码:MR20

解压密码【穿越时空的爱恋】汉语拼音23位小写字母 


【生肉】[团兵][FAKE BLUE/ナソヤ]魔法美中年 双翼のエルリ


充满爱与梦想的魔法美中年!变身场面感人!

【自汉化】[团兵][PEANUTBOX/PEANUT]老师和学生的私生活7~身心相系(上)


等了这么久终于迎来了本垒!

下载【http://vdisk.weibo.com/lc/n3hiVNL4NnXsSN3Rr 】 提取码:Q5M7

解压密码【为美好的恋情献上祝福】汉语拼音全小写

【汉化】[团兵][ふわふわもちもち/たこのすけ]诉爱情


嵌字 @番薯制糖工场 

看清纯的二人如何面不改色一本正经地嘿嘿嘿~~

下载 http://vdisk.weibo.com/lc/n3hiVNL4Eqn29l9yF  提取码:FGX3

解压密码 How to spell Ass in Chinese? 这道题目的答案汉语拼音4位小写字母 



【生肉】[团兵][チズサクライスト!!/チズサ2号]死神の名前

页数少就不提供下载了

就算背负上死神之名,为了彼此,也不能舍弃作为人类的名字。

“埃尔文,知道街上的人都是怎么称呼作为调查兵团团长的你吗,‘无慈悲的冷酷人类’。”

“舍弃了这样的名字,我还能是什么。”

“很简单,你只要成为埃尔文·史密斯就好了。就像这样的我一样。”

“你就像是被死神引导了的样子,其实心地很好。”

“不要用奇怪的名字叫我,我是利威尔,只是利威尔而已,而且从今以后,我也会为了你继续只做利威尔。”















【生肉】[团兵][Viva la Vida/じょう]You and Me


尼特团和小利威尔之间的各种可爱小故事~


【自汉化】[团兵][まめこった/suzu]和猫咪一起

萌死人的喵团兵系列~

只有8p所以就不提供下载了

大家吃得开心~










【生肉】[团兵][FAKE BLUE/ナソヤ]ふたりめしおかわり三杯目


温馨的现pa日常本,各种美味饭菜和正在做饭的帅气二人,内含团兵家常菜菜谱,让你的视觉和食欲得到双重的享受~

最后私心附上各种卖萌的埃尔文~







【生肉】[团兵][FAKE BLUE/ナソヤ]AZARASHI ERWIN 3


海豹埃尔文系列第三本,发情期的海豹终于交配成功可喜可贺~

【生肉】[团兵][Mr.Strawberry/きよし]金の羊


小时候的利威尔在地下街救了被宪兵追赶的小埃尔文并且把他领回家的故事,凯尼舅舅有出场~

【生肉】[团兵][まめこった/suzu]ぼくのともだち


失去记忆的正太埃尔文和幽灵利威尔二人相遇的不思议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