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丸子

本子图源禁止任何形式的无授权二次上传,欢迎想汉化的同好私信询问图源授权~

© 肉丸子

Powered by LOFTER

#博狗#为善(一)

啊桶是最帅的:

#其实博狗还是狗博区分的不太明显……假装不拆可逆XD#


#借用了“莫学人善”的梗(如果算梗),以及轮回梗#


#单数段是狗子的回忆,双数段是当世的事!高亮!#



    大天狗的前辈临终前告诉他,妖的一世漫长,免不了与人类染上几分交集。只是你若入了人世,学得何事都罢,却是莫要学人善。
  小狗子当时不解,却没有开口再问。他想,这些事,以后慢慢总会知道的。
    于是他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着前辈悄无声息地坐化。那被人们奉为神明的大妖怪的身躯至最后也只是这般默默地散去了,散成几缕若有若无的妖气,再悄悄融化再了天地间。
  小狗子便想,原来我日后,也会这般死去。
    只是天狗一族向来叱咤风云,翻手覆手间便是暴风夹着羽刃席卷。可死去时竟是如此安宁,神社外阳光潋滟,微风未兴。
    像一根羽毛轻轻落了地。  
    他沉默地坐了一会,站起来走出了神社。
  
    后来群妖再提及那日,会说那供奉着大妖大天狗的神社,竟是一夜间如倾颓了般,笼着四方的妖气如退潮般向内收敛而去。大抵是老天狗大限已至,而新来的小天狗奶里奶气的,是个站起来还不如人类少年高的小崽子。
  那究竟是几百年前的事,大天狗如今已经记不得了。
    他只记得那日走出神社后,阳光正浓,天幕蓝得纯粹,倒是个适合在山中游荡的日子。
  
    二
  “这山上的雪下得可大,你在这面朝北风敞开怀抱的破山洞里呆着也不嫌冷。”
    大天狗倚着翅膀靠在石壁上闭目养神,听见那叫嚣的声音才睁开眼睛往洞口瞥去。只见一人披着一身雪白蹿进洞来,在他面前来回跺着脚抖落身上的雪花,随后一屁股坐在火堆前把双手伸出来在火上摇晃着,还长长吁出一口气。
  “趁着这般大雪往山上跑,也不知是谁不嫌冷。”大天狗没有动弹,看着面前这个名叫源博雅的青年忙活着把手给烘暖。
    “我这是要事在身,身不由己。”源博雅在火上烤了一会,把双手举到面前呼了两口气,“你听说没?京都有人声称看见了飘在雪中还会说人话的女妖,冰冰冷冷,脸色白得和雪一样,吓得他转身就跑,再回头一看,那女妖还不见了。于是京都这会可热闹了,人们都嚷着闹鬼了。”
  大天狗依旧靠在墙上,只是眼神往源博雅那边瞥了一下:“你要怎么做?”
    “当然也不能放着不管,起码找她谈谈吧,不要吓着人之类的。”源博雅这会可算把自己给弄暖和了,往大天狗这边凑了点,挑了挑眉头,“大天狗,你会协助我的吧?不然那群胆小如鼠的家伙天天往你神社里跑,喊着什么神明保佑,你可别想图什么清闲了。”
  这倒是句实话。大天狗的目光又回到了火堆上,稍稍把身后的翅膀收紧了点:“……我会协助你。”
    源博雅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同样把目光投到了火堆上。火焰噼里啪啦燃烧着,在山洞一片凝固般的死寂中格外刺耳。半晌,源博雅忽然开口:“大天狗,你是不是有冬眠期啊。”
  “……”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不是熊,开个玩笑。”源博雅倒还真自顾自地乐呵了一会,虽然站起身来,看了看外边的雪,“雪小点了。我下山去了,你在这破山洞里可当心着点,别给冻住了。”
  大天狗稍稍坐起来了一点,看着那刚把身上雪花抖干净的人又钻了出去,一头黑发在白茫茫一片中晃着,即使隔着老远,也能清晰地看着他渐渐远去。
    好像也不是第一次了。大天狗又靠了回去,闭上了眼睛。雪女又岂会无缘无故出现在京都呢,那与他一同为黑晴明大人的大义奉献的妖怪,可不会自己干这般幼稚的事。
  想来黑晴明大人也要有所行动了吧。
    只是如何与源博雅解释自己的立场,大天狗仍没有想好。他不认为人类会奉行他心中的大义,哪怕是优秀如博雅那般的人。
    下次见面再向他解释吧,下一次。大天狗再一次如此地告诉自己。
  
    三
  小天狗咬着牙,揪住了在伤口上粘着的羽毛,用力一拔,揪心的痛。
    前辈离去后前几天,神社还留着些大妖气息的庇护,山中那些小妖不敢作乱。这会,几日后气息散去,那平时老实巴交的妖怪都面目狰狞地在山林里晃来晃去,见着他也不怕,还有胆大的朝他龇牙咧嘴,欺负他还是只奶狗。
  小天狗生性高傲,哪受得了这般气。所以上次他毫不犹豫地刮着还不成形的风暴,就上去给了那只天邪鬼青两翅膀,惹得那群小妖怪气势汹汹地就往他脸上扑。虽然年幼,但好歹是天狗一族,小天狗硬是把它们打得没了脾气,自己却也给揍得不轻,翅膀还给那僵尸犬啃了一口,痛的他两天没飞起来。
    那以后山里的妖怪们安分了点,但看他的目光仍阴恻恻的。
  小天狗正憋着一肚子气打理伤口,没注意到四周的动静。直到他面前的灌木呼啦一下被扯开,钻出半个人来,小天狗才猛地一下惊起,不顾伤口疼痛往后退了点张着翅膀就飞了起来。
    钻出来的是个人类少年。他见面前什么东西突然呼啦一下飞了起来,也给吓了一跳,立刻站起身,拉开弓便用箭矢直指小天狗。
    “你是什么妖怪!”少年大喊着,像是在给自己鼓劲,“我不怕你!”
  看清楚是个人类小子后,小天狗一仰下巴,努力飞得更高一点,用居高临下的目光俯视着他:“吾乃大天——”
    伤口猛地一疼,小天狗还来不及说完就在半空中一歪,砸在地上,摔得他半天没爬起来。
  少年也这才看清这是只看起来比自己还小的妖怪,见他摔到地上缩成小小一团后,犹豫了一下,把弓放在了一边,走到了小天狗面前:“喂——你没事吧?”
    小天狗脸上在发烧。他狠狠抬头,想用最凶狠的眼神警告这个人类自己的威严,结果一抬头,就看见一只手放在自己面前。他愣了愣,忘记了最凶狠的眼神,竟看着少年伸出的援手有些不知所措。
  少年见他没反应,以为他被吓坏了,便鼓励地朝他笑了笑:“我不会伤害你的。嘿——你的眼睛真好看,蓝得像天空一样。”
    小天狗这才意识到自己被看扁了。他忍着痛爬起来,不顾少年悬在半空中的手转身就往林子里跑。少年想追他,小天狗却跑得飞快,狼狈得像个逃兵。
  跑累了,小天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发呆。他突然想起自己没问那少年的名字,而少年也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但他记得少年的脸。眉清目秀的,还有点青涩,扎着个高高的马尾,最为特别的是有几束红色的刘海。
    最好别让我再见到你。小天狗赌气地想,太丢人了。
  
    四
  北风怒号,雪花被迎面吹到脸上,呼出的气都化作了一股白雾,好像随时要凝固在空中,变成一块冰砸下来似的。
    大天狗如约领着源博雅去找雪女,只是在这雪原上晃了快半天,除了白茫茫的雪和被雪覆盖住的白茫茫的地,他们一无所获。
  源博雅又将厚厚的毛领子裹紧了点,但仍没能忍住冻得打颤的牙齿:“大……大天狗。我们都在这鬼地方晃……晃了一天了,雪女到……底在哪啊?”
    “妖怪也只是有一片固定的活动范围,不像人类会定居在一个地方。”大天狗没有回头看源博雅。是他告知雪女,近几日都别再露面,这会晃了半天,也是只想让源博雅知难而退,好好回京都去呆着,别来这么远的地方喝北风。
  雪没有丝毫要小一些的意思。大天狗站住了,等着源博雅提出返回的建议。
    “那这雪女可真……耐冻。”源博雅吸了吸鼻子,却好像把刀子吸了进去一般,都快失去知觉的鼻腔给冻得生痛。他甩了甩满头的雪花,接着往前走去。走了几步,他回头看了一眼站在原地的大天狗:“怎么了?快走啊。”
  “雪还会下得更大。”大天狗没有任何前进的意思。
  “那我们更得……抓紧了。”源博雅又走了两步,见大天狗还是没有跟上来,再转头的时候眉头已经皱了起来,“大天狗,你难道想现在……打道回府?”
  “现在走还来得及。”大天狗望着源博雅,源博雅瞪着大天狗,两人沉默了一会,最后源博雅嘁了一声,抬头环顾了一下四周。他指了指不远处一处背风的石壁,看了大厅一眼:“先去那躲过等会的那场大风雪,再继续往前走。”
    大天狗知道这已经是源博雅这个倔强分子能作出的最大让步了。他没吭声,跟在源博雅后面,走过去靠在了那石壁下,背后的岩石也冰冷得和冰雕一样,称这儿是冰天雪地倒是名副其实。
  源博雅缩成一团,对着自己的手呼气。大天狗瞥了他一眼,背后的双翼舒展开,把两人圈在了一起。那本是锋利冰冷如刀锋的羽刃,此刻却隔绝了外界呼啸的寒风雪花,如一座坚固的堡垒。
    源博雅小小地惊讶了一下,随后颇为义气地拍了拍大天狗的肩膀,或许是在称赞他够哥们。大天狗却没有理会。源博雅或许是个大大咧咧的人,但此刻他却敏锐地觉察到了大天狗的心不在焉。是给冻坏了吗?源博雅叫了他一声:“喂,大天狗?”
  大天狗愣了一下,果真是走神了。他张了张嘴:“博雅,我——”
    ——已经效忠于黑晴明了?大天狗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若是说出来,源博雅恐怕会在这个鬼地方和他拼命。
    但是在源博雅疑惑地目光下,大天狗明白,他已经收不回话头了。停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大概会离开这一段时间。”
  “离开这?去哪?”源博雅目光中的疑惑更浓了。
    大天狗想说点什么糊弄过去,但他是不会撒谎的。再次停顿了一会,他避开了源博雅那像要把他戳出个洞来的目光。
  “你会知道的。我们下次见面时。”


  五
    自从上次那混蛋小子冒出来后,已经过了很久。小天狗没什么时间概念,但伤好了后,他也渐渐开始无聊了。山林里的花开了几次,雪落了几场,神社里参拜的人又来了几批,他数着数着,就如此在山中不知道过了多久。
  那也是一天无聊的午后。阳光明媚得很,天空一朵云也没有,蓝得无边无际,小天狗看着看着,脑子又回想起那个少年对他说的话。
    “你的眼睛真好看,蓝得像天空一样。”
  小天狗后来也专门跑去小溪边,端详过自己在水中的倒影。妖怪是没人类那般审美的,他也只是知道自己有一双蓝色的眼睛。结果那次他被路过的小妖撞了个正着,于是山里就扬言开了那只大天狗是个爱美的小姑娘,气得他在神社里坐了三天没见任何人或妖怪。
  奇怪的是他明明是个不记事的妖怪,那少年的一切他却记得清晰,分毫不差。
    想了半天,小天狗觉得自己不能浪费这么好的天气,从草地上爬起来扇了扇翅膀,正准备飞到别处去玩时,一声惊呼伴着一道黑影便往他门面上蹿了过来,小天狗只来得及偏了偏脸,那黑影便擦着他的耳朵刺了过去,钉在他身后的树上,震落了几片树叶。
  是根箭矢。小天狗还来不及转头,就见一人从面前的草丛里钻了出来,把弓往地上一丢就向着他走来:“啊,又是你啊!我刚听见声响,还以为是我追捕的那只妖怪,就放了一箭,还好我最后看见了你那双黑翅膀,把箭抬偏了点,不然可惨了,又该误伤到别人了。”
    望着这个人,小天狗愣了半晌,才渐渐反应过来,这个高他一截的英气青年,竟是以前那个朝他伸出手的少年。原来从那以后已有几年了,那个稚气未脱的少年如今已出落得这般英姿飒爽。
  “小妖怪你倒是这几年都没长,还是以前那么一点点。”青年也不见外,盘腿往地上一坐,乐呵呵地看着他,“怎么样,这会没有被其他妖怪伤着翅膀了吧?”
    小天狗见他还记得这事,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薄扇,用强调的语气说道:“我——吾乃大天狗,是镇守这里的大妖,没有妖怪能伤到我……”
    结果青年没有丝毫被震慑到的样子——小天狗愤愤地想——他甚至还笑得更开心了。青年笑了半晌才止住,用颇为认真的神情看着他:“小妖怪,你一定在这里呆得很无聊吧。我看你这几年都没长,估计以后也还要活很久的时间,你一个人在山里晃荡,不觉得寂寞吗?”
  “吾乃大天狗,是不会寂寞的。”小天狗继续向这个人类强调自己的身份。
    “好了好了,知道了,大天狗。”青年再次笑了,把手伸入怀中摸索了下,递出一截很像竹竿的东西给他,“本来这次上山忘记带笛子了,走在路上无聊,便折了枝竹子勉强做了个笛子,正巧送给你了。你知道笛子是什么吗?”
  小天狗这次没逞强,他对这节绿绿的东西很感兴趣,于是乖乖地摇了摇头。
    青年神秘地朝他眨了眨眼睛:“那你可听好了。”
  小天狗看着他把那节竹竿,也就是他口中的笛子放在了唇边,手指轻按着,笛子中便飘出了悦耳的旋律。
    小天狗被吸引住了。青年放下笛子递给他时,他把薄扇丢在了一旁,抓着笛子反反复复地打量着,好奇这个人类是如何从这里面吹出那般动听的声音的。
  “有了它,你就不会寂寞了。”青年似乎很满意他的反应,凑近了一点,又把笛子拿了回来,“看着,我教你如何吹奏。”
    那天后,青年也间隔着来过山上几次教他吹笛。小天狗也学得快,没过多久便学会了那只曲子,闲着没事就坐在山林里,吹着那一段旋律。所以后来,青年不再上山来的前几日他也没有在意,直到很久以后,当花开过后再被白雪覆盖,小天狗才意识到那个人已经很久没有来过了。
  那只笛子毕竟是随手做的,渐渐的也磨损了。于是小天狗离开了神社,去到人类聚集的地方,偷偷学会了笛子的制作方法,又找到了最好的竹林,花了很长的时间,自己做出了一只笛子。
    究竟花了多长时间,小天狗自己也不记得了。反正到他回到山林中的神社时,他发现那些往日里嚣张的妖怪,见到他都收好了凶相,乖乖退到了一旁。
  小天狗去了一趟河边,他从倒影里看见了一个自己不太熟悉的青年。他终于是长个子了,不再像个孩子,而像个年轻的人类了。
  他当时以为这么久的时间,几十年的的时间,那个青年总该回山林来看看吧?可是他再也没有见到过那个青年。
    后来他才知道,人类的寿命太短,而老去得又太快。



  源博雅认识大天狗很久了,但直到现在他才发现大天狗是这么雷厉风行的一只妖。
    说离开就离开,毫不留情,招呼不打一个,连羽毛都不留一根。而源博雅把大天狗活动的山林翻了个底朝天,神社里的每个角落都钻了一遍,才能说服他自己相信,大天狗这家伙是真的走了。
  “这走得跟逃难一样,谁要吃了他不成?”源博雅对着晴明抱怨,而后者笑着,不说话。
    可是气恼归气恼,他依旧是没有办法把大天狗找回来。翅膀长他身上,他爱飞哪去飞哪去,自己又如何管得着。每每源博雅这么想的时候,那种局外人的不甘感便越发浓郁,他总觉得大天狗有事瞒着自己,是大事,很大的事,更糟糕的是,可能还不止一件。
    苦思冥想一夜后,第二天源博雅顶着黑眼圈早早地出了门。其实也不是没办法,只是这个办法,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能把大天狗给叫回来。但他仍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带着他的笛子,背好弓箭,天刚亮时便来到了大天狗居住的那片山林。
  他还记得自己与大天狗的第一次相遇。
    那时源博雅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被一群孩子们怂恿着进山杀妖怪,于是大晚上的,小博雅就傻傻地跑进了这片林子。结果到底那黑暗有些骇人,小博雅走着走着,心里越发有些害怕,便掏出笛子,吹起曲子给自己壮胆。
  其实那是再愚蠢不过的行为。四周隐藏的妖怪被吸引了过来,虎视眈眈地在暗处凝视着这个仿佛鲜美夜宵送到嘴边的孩子。
    吹着吹着,小博雅忽地感到头顶一阵猛风,刮得他睁不开眼。等他从捂着眼睛的手中的指缝向外窥看时,那人就这般站在了他面前。
  模样生得好不清秀,白净白净的,看上去还有些瘦弱,起码没有给人一点的危险感。小博雅当时就觉得自己得救了,赶紧朝着那人跑去,跑了两步才猛地变了脸色,因为这一脸书生样的人身后,竟是敛着两双巨大的黑翼。
    小博雅当时就被吓得愣在了原地,不敢再上前。他见那妖怪冰锥子一样的目光剜了一边四周,黑暗里便隐隐响起来妖怪的呜咽,随后一片沙沙声向林子深处消失去,似乎带着不甘和畏惧。半晌,那妖怪的目光回到了他身上,他惊讶地看见那双漂亮的蓝眼睛里竟然有一丝欣喜。
  妖怪似乎犹豫了一下,随后蹲在了他面前,慢慢朝他伸出一只手。
  “你没事吧。”小博雅听见那只妖怪这么对他说道。
    此后的事源博雅都已记不太清,但大天狗那句话确实着实令他记到了现在。至于为什么大天狗见到他会欣喜,他也无从知晓,此时此刻,他能想到的唯一办法,便是用笛声再把大头狗引出来一遍。
  源博雅放好弓箭,把笛子抬到唇边,呜呜吹响。
    那乐声悠扬得传了很远,在寂静的山林里回荡着。源博雅一边吹一边环顾四周,期望在哪里看见那双黑色的翅膀。心中有所顾虑,他几次吹得磕磕绊绊地,却依旧没有停下。
  笛声在山林里响了很久,中间停歇过几次,又再次不依不饶地响起。待到太阳当头时,源博雅终于是放下了笛子,他口干舌燥,心中的气恼与失落却更令他难以忍受。
    大天狗终究是没有出来。


意思着打个tbc.


其实只是因为有点长分两次发

发表于2017-07-15. 转载于 木甬. 22热度.
  1. 肉丸子木甬 转载了此文字
  2. 肉丸子木甬 转载了此文字